喂,老哥,年终奖发了没?

眼瞅着要过年了,很多公司提前进入了春节倒计时,一些巨头级别的公司更是早早的给员工们发了年终奖:

阿里20万,腾讯自从宣布要改革年终奖奖励制度后,新老员工到手年终奖几乎翻了一番,苹果CEO库克更是以8000万奖金独占一档,无敌是多么寂寞。

很多人都说2018年是近5年来,最不容易“活”下去的一年,国企合并的合并,整改的整改,解体的解体。

民营企业就更惨了,本来想着靠以前积累的一些,基本能在18年“苟活”一阵子的,互联网经济的整合化和专一化直接掐灭了这些中小企业的最后一口气。

还提什么年终奖,能“活”下去,就真的很不容易了。

最近一段时间,因为陷入资金危机的罗永浩在沉寂一段时间后终于首度发声了:“我并没有消失,只是工作太忙,没有时间和大家沟通”。

我到现在也不懂,罗永浩为什么要做“锤子”这样的一个手机品牌,或者说,他为什么要跑去做手机,整来整去终于把手机整成了个锤子,连最基本的供应商的尾款都付不起了。

每一个行业的发展都有自己的一套规则,在不了解自己行业的特点之前,在不清楚自己在某一个行业具体的定位点之前,随意冒险般的插足这一行业,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即使是到现在,罗永浩的锤子手机也没有能拿得出手的任何亮点,除了一点所谓的情怀。

创业是需要激情,但更重要的是积累。

2011年是中国智能手机发展最为迅速的一年,这一年里,小米和华为新生代智能机的上市,在雷军将小米自主研发的智能机摔向地面的那一刻,手机的革命就拉开了序幕。

2011年的中国,手机市场一片生机盎然,华为小米魅族等各大手机公司纷纷推出了自己的手机,很有趣的是,这些手机厂商后来所走的路线真的像韩秀云老师对未来经济发展规律总结的那样:比较优势。

那一年华为主打手机信号,小米主打性价比,魅族主打自己的手机系统,几乎每个手机品牌生产商,都有自己的特色产品。

这些手机商在宣传自己手机的时候,一直在强调与同类型的商品相比,自己商品的优势在哪里。

同年11月,VIVO也推出了自己的第一款智能手机,当时主打音质。

不只是国内的手机厂商,包括像苹果三星后来的发展也暗合了韩老师对经济发展总结出的规律。

除了优于安卓机的系统外,苹果每换新一代,都会捣鼓出一些新的东西,指纹解锁,可弯曲机身,第一款刘海屏等等,一直在强调自己的手机相较于其他手机而言,优势在哪里。

当然,仅仅有了优势肯定是不够的,韩秀云老师在对中国未来经济发展还总结出这样的一条规律:经济发展的契机——稀缺性。

那么,什么是稀缺性呢?

韩寒曾在一次采访中被问到如何评价当下的年轻人的时候脱口而出:全面发展,只会带来全面平庸。

这其实是一句很矛盾的话,我们从小一直被灌输的教育就是全面发展,考试的时候每一门都要争取90分以上,不能有偏科,不能有短板,当时很著名的“短板理论”几乎影响了所有的80、90后。

即使到了现在,依然有很多人对这个所谓的万用理论深信不疑,做一件事之前把首要目标放在了补足自己的短板上,这样最终导致的结果就是:没有优点,过度平庸。

相比于全面,这个年代我们更需要的是稀缺。

作为国内最权威的女性经济学家之一,韩老师所提出的新经济形势下的“稀缺性”反而成为了未来经济发展的亮点。

对当下经济的发展而言,只有当你在某一行业的积累足够深,能力达到力透纸背的那种厚度,你才有可能,在这一行业长久的生存下去。

在过去的一年里,很多人都活成了罗永浩的“锤子”,面临着被裁员,被破产,被亏损